ZOE

这个江湖,不可饮。

脑洞一则

最近突发了一个新的脑洞。
什么样的异性关系可以称为“暧昧” ?每个人对此的定义应该不同吧。我个人的感觉就是——
一、男生会下意识用任何或大或小的理由来找女生说话或寻求女生帮忙。
二、女生在男生面前会下意识睁大眼睛且用娃娃音说话,并且习惯笑着假装生气。
这定义是不是特幼稚?可我一直是靠这个标准来衡量的。也许片面,也许武断,也许极端不靠谱。不过无所谓。这只是我个人的标准而已。
那么按照我一个人的标准来看,最近他和她,在暧昧。这个感觉应该有99.99%的错误概率,因为虽然她是单身,但他是已婚;但也许有0.01%的机率,我真的猜对了,因为毕竟他是一个男人,而她是一个女人。
这就是我脑洞爆发的契机——婚姻和爱情中的所谓“忠实承诺”,到底有多大的信用度,又有多大的可行性?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大约是76岁,如果30岁结婚,后面还有超过45年,快半个世纪啊!要承诺在半个世纪中心里、眼里都只有一个人,这难度系数到底是小,还是大?都说物种进化,90后的孩子普遍都比80后一代长得更高更美,性格、魅力也愈加丰富,而00后则更上一层楼。这么多美好的人天天在眼前身边飘来飘去,要说全然不动心,我个人反正是不信。怪不得50年是金婚,不,简直是陨石婚,太难得了,也太困难了。
很多年前就开始有一个问题:精神出轨,算不算真正的出轨?我其实也很好奇一个相似的问题——如果一个已婚的人虽心系他人,但出于对婚姻的责任而选择与配偶继续保持婚姻关系,这样的人和那些移情别恋、抛妻弃子的人相比,究竟有多大分别?哪一类来得更高尚?而作为这两类人的伴侣,哪一类算是更可悲?
我一直很好奇,但没有答案。仅仅是个脑洞,干嘛费力想答案?^_^
Anyway,还是希望大家都能找到愿意去爱一辈子也爱你一辈子的人。

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?如果有人问我这个问题,说不定我会回答“这是一个全民减肥的时代”。嘿嘿,难道不是吗?在男女老少都饿肚子、狂健身的今天,我刚刚淘宝了8大包地瓜干回家,是不是太小众了一点?回想大学住校时,整整一层楼的女生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往回带卷饼、生煎、小笼包,其他姑娘每天都只拎着黄瓜、木瓜和酸奶回来……减肥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,能把形形色色的人变成一种人。微博上曾经关注的那些人,不管是唱歌的、画画的、写文的、卖腐的,一旦开始减肥,统一只发三种照片,一健身照,二自拍照,三踩在体重仪上的数字照。统统取关!好无聊有木有!其实我很佩服减肥的人,减肥真的很辛苦,而且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费钱。我不知道在大家心中减肥的必要性到底有多大,但是看到某人每天只吃一点点然后再靠喝着碧生源茶帮助拉肚子,我觉得也许现在真的有人信奉“要么瘦要么死”吧。
突然觉得以后打招呼可以不要说“您吃了吗”,干脆改成问“您瘦了吗”~~[呲牙]

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可以做女朋友或者妻子的人,也从来都觉得自己不值得任何人爱。遇上你真的是意外。我不能说自己配得上你,但是我真的可以大声说,我把自己所有的耐心、包容、温柔都毫无保留地给了你。如果这样还是不够支持一段感情,那我也许只能问心无愧地对自己说一句“我已经尽力了”。我在你身上浪费了太多而且乐此不疲。也许我的心还会想继续浪费下去,但是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挥霍的了。所以,亲爱的,就这样吧。你好好的,我自己也要多保重。

万事有利弊,做个小众的人亦如此。弊端之一应该就是很难找到沟通和交流的人吧。以前总觉得自己不介意一辈子做个另类的人,孤单二字我担得起。如今觉得自己当初极幼稚。第一,现在的自己还生活在父母的怀里,既然没有独立过,一切都无从谈起。第二,孤单实在太微不足道的副作用,只承受得住孤单,才是九牛一毛而已。总想找人聊聊,想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得透透的,一字不剩;然后再听对方的评论和对方个人的看法。总觉得有沟通交流才会有提高和进步,从来都不相信闭门造车这种事。对方高于己而又愿意倾听,此是最佳。
突然有个想法,我总是希望有良师指引,是否源于小学、初中和高中都有太优秀的老师教导。习惯了有人领进门、自己只需尽心修行的模式,所以现在才这样迷茫烦躁。我也相信红楼梦中让贾宝玉厌恶的那两句话,一切人、事、物都有值得学习之处,三人行必有我师。但还是不甘心,觉得这条学习的路太过迂回。而且这路上的老师们能力参差不齐,有些还有防人之心。唉,不满足,不甘心。
真有点不甘想象自己结婚生子为人母的那一天,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做不到同时把握自己和家庭责任,而我,至少现在的我,真心不甘放弃自己。父母年纪大了,还能照顾我几年?我今年29,还能容忍自己被照顾几年?
终于领悟到“年轻就是最大的财富”。有点晚了。可我就是这样的人,一定要栽过跟头犯过错才能学到教训,或者说才能领会所以然。就像昨天说的,我这辈子最大的自我超越都是源于丢人与尴尬。真想狠狠拍自己一计后脑——究竟是搭错了哪根筋,非得选择这样一种迂回又奢侈的学习途径?

还是放不下你,还是很爱你,这份爱已经让我开始讨厌自己了。

还是这么爱你,怎么办?

你终于要走了。从哪儿来到哪儿去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。

在你面前,我总是自卑又自负。

Still love you as hell.